砂浆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砂浆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火山灰生活圈

发布时间:2021-01-21 02:44:14 阅读: 来源:砂浆泵厂家

一种灰白粉末,捏上去又滑又软,像婴儿爽身粉。在韩国,它被制作成某个牌子的洗面奶,涂于面部,据说可清除黑头粉刺,润泽肌肤。

让人难以想像,就是这种最微小者连直径0.1毫米都不到的小颗粒,在公元79年毁灭了伟大的庞培古城,并在一千九百三十一年后击中了人类的全球化生活,使之发生了部分瘫痪。

2010年4月20日,冰岛埃亚菲亚德拉冰盖冰川火山制造的“火山灰危机”爆发的第6天,在欧洲航空安全组织(Eurocontrol)和欧盟给领空限制“松绑”后,欧洲的几大机场:巴黎戴高乐机场、法兰克福机场、罗马机场、阿姆斯特丹机场相继开放,受影响的最为严重的伦敦希思罗在当天晚些时候也终于宣布开放。

这意味着,被火山灰堵在欧洲6天5夜的超过800万乘客终于看到了一线希望。然而,这并不意味着回家的路近在眼前。

20日,西班牙首都马德里的巴拉哈斯机场,本报记者本来预订的最早班飞机非常不幸的未能赶上机场解禁,只能和滞留大军一道加入航班改签的长队。将近两小时的等待后,大家被查询系统无情地告知,最早一班可以离开马德里的飞机,在4月26日那天。在荷兰阿姆斯特丹机场,欧洲的一个中转中心,排队等待的时间甚至要有5个小时,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近两天能搭乘飞机回家的机会仍然微乎其微。

英国航(601111)空ECOWillie Walsh表示,航空飞行还需要经过几周的时间才能恢复正常。

于是,虽然欧洲的天空再次响起飞机的引擎声音,但人们仍然蜂拥至火车站、汽车站。从马德里前往巴黎的火车一直到24日都已经爆满,将近20个小时的大巴也要等到24日才有空位。在马德里长途大巴站,站在10余米的排队购票队伍前,居住在马德里多年的一位记者连呼:“从来没见过这种盛况。”

马德里的火山灰“难民”潮

4月17日中午,本报记者刚刚乘最早一班班机从布鲁塞尔飞抵马德里,布鲁塞尔机场便因火山灰云影响而全部关闭。这个航班的人们或许都很得意地认为自己是上帝的特别眷顾者。

谁也没想到,在此后的5天里他们再也无法离开马德里。

20日,确信从空中返回布鲁塞尔已无可能,记者不得不转向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考虑过的旅行选择——火车。欧洲的铁路网相当发达,尽管价格不菲,却是眼下最好的选择了。不过,抱同样的想法的人实在太多,以致记者花了将近半个小时才好不容易拨通西班牙铁路的预订热线。之后被告知,从马德里回到布鲁塞尔必须经过巴黎中转,而到巴黎的火车要到24日才可能有票。

欧洲之星火车19日之前的所有座位都已被预订一空。该公司趁机向从巴黎乘火车往伦敦的乘客,收取最低223英镑的票价。而在正常情况下,来回票价仅为69英镑。

看来,唯一的出路是长途汽车了。在西欧,长途汽车的票价常常贵于飞机。从马德里到布鲁塞尔,机票是40欧元,而长途汽车是145欧元。所以在平时,汽车一般不是长途旅行的选择。

而现在,甘愿承受长途旅程的人们变得浩浩荡荡。马德里长途汽车站人声鼎沸。所有的订票窗口全部打开,但窗口前仍排起近20米的长队。

“能够回家已经很好了,汽车要比飞机贵很多,但至少可以节省下继续住旅馆的费用。”队伍中的一位英国夫人说。

但工作人员的回答很快把人打入绝望——即使是要忍受将近30个小时的长途颠簸,也要等到3天以后才有空余座位。

面对严重的滞留和混乱,欧盟27国运输部长召开紧急视频会议,各国保证让航空之外的其他运输方式全速运行,并由欧盟委员会在其中进行协调工作。

法国铁路工会之前已经组织了13天的罢工活动,到了19日,工会秘书长Didier Le Reste称罢工可能将很快中止。同日,法国铁路运营商SNCF表示将在20日把火车运力增加1.2万个座位,其中5000个都是从布鲁塞尔,途经巴黎,至伦敦的欧洲之星路线。 自从欧洲航空中断以来,SNCF已经增加了3.7万个座位。

19日清晨,英国政府决定派出包括一艘航空母舰、一艘两栖攻击舰和一艘船坞登陆舰到西班牙和英吉利海峡的其他港口,运送英国公民回国。

逃离和逃来的人们

有人急切地想离开马德里,也有人想尽一切办法来到马德里。因为西班牙是为数不多基本未关闭领空的国家。

36岁的波兰人Doug Hahn原本应该在15日乘飞机从荷兰阿姆斯特丹踏上前往纽约的旅程,毫无疑问,他不可能做到了。之后,他同另外3名滞留在阿姆斯特丹的乘客一起租车,花费600欧元,经过16个小时的驾驶来到马德里。19日,他幸运得搞到一张从马德里起飞到美国迈阿密的机票。

“这个价格已经不错了,最初租车公司要收我们1600欧元”,Hahn说。

从冰岛爆发的火山灰向东南漂移,与西班牙擦肩而过。在经过4月18日短暂的空中交通关闭后,西班牙的天空在19日便重新对航班敞开。

在19日下午的欧盟27国成员国运输部长召开紧急视频会议上,西班牙向各国表示,愿意让西班牙的各个机场作为洲际飞行的中转枢纽,供各成员国使用。

在火山灰危机发生前,德国的法兰克福以及荷兰的阿姆斯特丹为欧洲最为主要的中转中心,马德里更多只是一个转程拉美国家的基地。然而法兰克福机场和阿姆斯特丹机场都已经连续关闭了5天。

18日晚间,西班牙已经与英国达成协议,协助英国公民将西班牙作为洲际航班的中转站,并为他们使用其他交通工具给予便利。

与欧洲大陆国家可以用陆路作为替代交通工具不同,岛国英国所受影响最甚,英国旅游协会粗略估计,因为自上周四始的航班限制,大约有15万英国人滞留在外。20日是英国学校的假期返校日,但在伦敦,这天有数百所学校发出通知,因数千教师仍滞留海外,没有足够教师开课,要求家长们把孩子继续留在家里。

击中全球化的一颗粉末

火山灰让全球政治、文化、产业生态圈里的所有生物都发生了变化。

由于火山灰阻隔了相当多外国展商和参观者,伦敦书展在4月19日不得不面对一个前所未有的尴尬开幕日。标有参展商名称的空展台随处可见。当地智库测算,冰岛火山灰对伦敦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是每天5000万英镑。

在一些英国超市里,鲜花和热带水果的个别品种出现断档。更惨的是供应鲜花等商品出口英国及欧洲市场的发展中国家商人。因空中管制,三分之一的肯尼亚鲜花出口被切断,若事态持续,将导致大量鲜花种植农场倒闭。

德国最大旅游公司TUI有540名游客在西班牙旅游胜地马略卡岛度假,由于德国机场航班大部分取消,TUI公司不得不先将游客接到巴塞罗纳,住宿一晚,然后换乘公司包租的十几辆旅游大巴,赶回法兰克福。所有食宿交通费用全部由TUI公司负担,损失惨重。经济学家估计,如果火山灰影响持续到夏,欧洲旅游业将每周损失50亿到100亿美元。

当然,众所周知,最大的重灾区是航空公司。

据国际航空协会估计,欧洲空中交通中断给航空公司带来的损失每天至少为2亿欧元,总损失大概为17亿欧元。

航空公司最为急切的,是期望尽早恢复正常的空中交通。因为对于火山灰对飞行安全的影响并没有定论,在过去的几天内,欧洲各大航空公司纷纷进行试航,意图证实其安全性。

在运营层面还在挣扎着恢复飞行正常的同时,航空公司已经开始考虑向政府申请补贴。德国汉莎航空CEOWolfgang Mayrhuber称欧洲航空公司将聚在一起讨论向政府施压要求援助。不过他补充说,航空业需要的并不是“救助”,而且有很多战略可以选择获得援助。

欧盟委员会早在18日就成立了工作小组,对此次“火山灰危机”带来的经济损失进行评估,欧盟竞争事务委员阿尔穆尼亚19日暗示称,欧盟可以考虑授权各国政府为这些公司提供政府补贴。

火山灰的打击面并不限于商业,外交活动也被迫受阻。美国总统奥巴马和德国总理默克尔原本将参加波兰总统卡钦斯基的葬礼,就因飞行受阻而未能成行;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一行原定于4月27日对中国的访问,现在也因空中交通中断而打上问号。

在马德里召开的欧盟非正式财长会议结束后,财长们如何回国成了一个热门讨论话题。欧盟经济与金融事务委员奥利·瑞恩当被问及如何返回布鲁塞尔时,他的秘书揶揄道:“骑马!”

梦幻传奇:沙城争霸安卓版

叫我三国迷

你来嘛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