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浆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砂浆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大众访谈录一个非著名导演的倔犟【39中华】

发布时间:2021-01-14 16:26:09 阅读: 来源:砂浆泵厂家

大众访谈录:一个“非著名导演”的倔犟

——【方言导演】采访纪实

【编者按】

我们的身边有很多人,我们一生也会认识无数的人,但我们是否真正的了解每一个人?

快节奏的生活方式,让我们心不平、气不静,再也不愿意去沉下心灵好好的看一看我们身边最真实、最美好、最动人的事物。

如果我们把眼睛的焦距稍稍调整,对准这上社会金字塔的塔基,也许,会看到一个更广阔的世界。

我们大众访谈录今天访谈的是一位有点特殊和“怪异”的人,他是来自于有“天下第一奇山”之称的黄山的方言先生,他的职业是策划师、编剧、导演、制片人,也是学校编导老师、公司高管,现就职于安徽见证文化投资集团,任职艺术总监,同时也是安徽天风影视的影视总监。

以下是访谈内容:

(大众访谈录记者下文称:大众)

大众:你好,方言先生。

方言:你好,能别叫我先生吗,我听着别扭,好像去一些场所消费,有这种叫法。

大众:好像还真是,那该怎么称呼你?

方言:叫我名字,认识我的人叫我方导,方总,在学校也有人叫我方言老师。

大众:还是叫你方导吧。那么方导,按照我们的规定流程,先要问你几个背景问题。

方言:好。

大众:年龄?

方言:30出头。

大众:老家哪儿的?

方言:我老家在亳州,04年7月1日来到黄山,一住就是十几年。

大众:记这么清?

方言:我对数字很不敏感,但这是我人生的一个转折,所以我记得清楚。

大众:结婚了吗?

方言:结了,也有个儿子。

大众:你最幸福的事是什么?

方言:我还健康的活着。

大众:你最遗憾的事是什么?

方言:我遗憾的是我过去为什么不再努力一点。

大众:在生活上有什么不一样地方?有什么嗜好?

方言:我唯一不太好的习惯可能就是抽烟了,一天四包;看书学习是每天必不可少的,成夜的不睡觉是经常的。

大众:你平时都做哪些工作?

方言:影视行业里的策划、编剧、导演、制片人都做,另外还涉及公司业务里的文化、艺术、教育这几块。

大众:你说自己名是“非著名导演”,这个有什么说法?

方言:在现在的社会,只要有部作品,出点名都称自己是“著名”的什么什么,我就不舒服,所以就起了这个名字,也是警告我自己,不可自傲、不能掉以轻心。

大众:我知道很多搞艺术的人都喜欢起艺名,我第一眼看你的名字就在想,这个名字是不是也是艺名?

方言:是。

大众:那起这个名字,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吗?

方言:有,第一是简单,用五笔打字的话,总共只要按5“Y”下,名字就出来了,2下一个字,3下一个字,你可要试试;

第二是与我本名的后两个字音是一样的;

第三是怀念,这个世界上有千万种不同的语言,而最亲切、最怀念的永远是我们自己家乡的地方话。

第四也是最重要的,就是提醒。提醒我自己,我说的、做的,其实都只是我的一家之言,不可能让每一个人都认可我、满意我,也不可能是完成正确和全面,所以我总在提醒、告诉我自己,要更努力完善自己、做更好自己。就像英语一样,他也可以看作是地方话、是方言,但他强大了,影响的人、认可的人也就多了。

大众:如果让你给自己打标签,你会用什么词来形容我的工作状态?

方言:努力、坚持、拼命、不服输、工作狂这些都有。

大众:性格标签呢?

方言:外冷内热、沉默寡言。

大众: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你,你认为哪个词?

方言:(思考)……倔犟吧。

大众:你认为这是优点还是缺点?

方言:一个人的优点恰恰也是他的缺点。

大众:你的倔犟怎么理解,为你带来了什么?

方言:我的倔犟不是表面的所谓的不好的脾气,而是我思考、分析、论证后得出的道理、观点,我会坚持到底!不让步!

大众:你所坚持的对不对?如果你的是错的呢?

方言:有一些我不知道是不是对,但至少不是错的。对错这个要看在哪个角度和层面去看待?就像以前有人说地球是圆的,但很多人不认为是对的,反而烧死了他。

大众: 你的倔犟为你带来了什么样的影响?

方言:好的方面是让我坚持到现在还保持着初心,坚持着学习,奋斗着。不好的也有,因为倔犟、因为坚持会让人不理解,认为我清高、自傲。我不喜欢和不把别人放在平等地位置上的人打交道,更是讨厌无效的应酬,就因为这个,我和公司的其他老总在理念上存在分歧,在客户方面也不太理想,更不要说机关单位了。所以我从来不负责公关、营销的事。我的朋友不算多。

大众:那有没有想过改变呢?

方言:想过,但我怕我改变了,我还是不是我!还能不能再沉下心、静下心来做事。再说了我这种人虽然在社会上不吃香,但社会上也不缺少那种长袖善舞的人,我也就不摻合了,顺其自然吧。

大众:看你名片上的职务,涉及好几个专业,那你是学什么专业出身的?那个大学毕业的?

方言:(沉默)

大众:这……有什么不能说的吗?

方言:不是不能说,是提起这个事,就有点悲伤。以前家里穷,支撑到初中,实在没办法,我不得不出去打工挣钱。

我还记得那是2000年的时候,我穿着一件破棉袄,扛着一个以前装尿素的化肥袋子,被挤在绿皮火车的厕所门口,24个多小时,一路站到广州。也是从那个时候起,我从农民变成了农民工。

这些事,我都放在了心底,所以你问我,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答你。

要回答你,我只能说,没上过大学,初中的毕业证现在都没有。

大众:那你现在的专业能力是怎么来的呢?

方言:打工的时候挣的钱,大部分寄回家,留一点生活,有少部分买书了,学习了,自己买的书不够看,就去书店,去图书馆。反正是一有时间就看书学习,直到现在,我还是每天读书。

大众:都看些什么书?

方言:很多吧,只有是有文字的,是图案的,我都看,就是碎纸片我都不放过。

大众:以前有不有想过现在后从事影视行业?

方言:想过,最开始的时候是我们农村有过来放露天电影的,几个村子的人都会跑去看,我也去看,总觉得很神奇。我小时候比较瘦小,人多的时候,我挤不过别人,就搬着小凳子,一个人跑到幕布后面反着看,这时候就觉得很过瘾,是我一个人的电影了。

那时候娱乐少,我就在想,我要是能搞出这个东西该多威风,多好啊。

这是最初也是最单纯的想法。

大众:后来呢?

方言:后来出去了,发现不是这么回事,电影是比较复杂的一项工作,要做的话,涉及的东西很多,是技术,也是艺术,成了一种文化,而且也不再是单纯的娱乐了,所以我就更加的拼命学习,在学习的时候也侧重了一下。

大众:怎么踏入这一行的呢?

方言:那一行?

大众:影视界啊!

方言:这也分类别的,如果是关于影视,我算行内,如果是标准的电影电视剧这个行的话,还不能真正的完全算。

大众:为什么?

方言:我不是科班出身,也没有正正规规的跟过剧组,我走的是另外一条道,是先从广告片、宣传片这一类的定制类影视片开始的,这么多年拍了很多,虽然与所谓的院线电影有不同的地方,但也算是殊途同归,也为我下一步的计划打下了基础。

大众:那为什么来到黄山,而且留在黄山不走了?

方言:机缘巧合吧,黄山在以前是徽州,这个地方有很深的历史底蕴、文化内涵,也有良好的环境和绝美的自然风光,喜欢这里。

大众:影视行业在大城市和影视城周边会比较发达,在黄山的话会不会限制你的发展?

方言:不说限制,就我个人的情况,工作不便倒是会有,工作推进、个人发展会慢很多。

大众:怎么说呢?

方言:我们现在大部分的项目算是定制类的,企业的、政府的都有,所以就要按要求来,也不是一个人提要求,可能好多人,而且品味、素养都不一样,大部分也不懂专业的东西,这个时候就害苦人了,最后出来的东西很多都是“四不象”。

所以这么多年来,我从来不对外发作品,网上很少有,就是一个城市的人知道的也都很少。

因为我也是为公司服务的,客户出钱,我就得按要求来,就得听,否则工作推进不了。

如果是要报个什么政府的什么文化项目吧,就会碰到你刚才提到的一个问题,会问我什么学历?哪个电影学院、传媒大学毕业的?

我比较诚实,我不撒谎,我就据实回答、填报。好了,他们说:这个项目啊,按规定,通过不了,回去吧。

一盆冷水浇的我是透心凉。

一个是我学历算是硬伤,二个是你也知道,现在社会,人总是把目光放在第一名身上,放在了金字塔的塔尖,而我现在的只能算是金子塔的下半截,不知道排名在几百、几千、几万名了。说白了,就是不出名,真正的院线电影这个级别的还没有作品。所以,你应该能理解到吧。

大众:作品有没去参加一些评选?

方言:没有,大的我去不了,其他的要么是不专业,要么是捧臭脚,所以没去。

大众:那你为下一步的计划做了哪些准备?

方言:我培养了一批年轻人,策划、编写了十来部电影、电视剧、纪录片的前期的案本,都在我电脑里存着呢,只要时机一到,我就会动手做。

大众:如果没有达到你所说的时机,你还要坚持吗?

方言:我给这个时机设定了不同的标准,比如说,先做短片、网络剧、纪录片,一步步来。也设定了不同的条件下不同的方式,有钱怎么做?没钱怎么做?反正就是做!

大众:你做这些是不是为了钱?

方言:钱不在我目标的第一梯队,主要是做文化类的东西,文化类的电影、电视剧、纪录片,以文化为主,传承、发扬好的东西,做有真正意义和社会价值的,这才是主要的目标。

大众:你策划、编制的这些也是文化类的吗?

方言:大部分是。

大众:你认为现在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方言:资金是一部分;政策支持是一部分;相关部门对项目、对我个人的认知和看法也是一个阻碍。

大众:你做的这些好像不如商业影视的名和利来的快,你认为值吗?

方言:人活着为了什么?我虽然也需要金钱,但我认为价值与意义更为重要。为社会做点什么?为后代留点什么?我们本身最需要的是什么?行尸走肉身上穿金戴银有意思吗?我们应该多思考思考这些。

大众:哪接下来要做的是什么?

方言:你手里拿的这个策划书,就是我接下来要做的一个项目,这是个纪录片,关于徽州文化的。

大众:为什么要做这个纪录片?我所了解关于徽州的纪录片不少吧。

方言:关于徽州的纪录片不少,但没有一个是属于我们自己的,都是外人拍的,算是顺带行为,站的角度不同,也片面,内容的广度、深度和系统化不能完全表达徽州。

别人拍的,就像到饭店吃菜,总不能天天去吃吧?而这部纪录片,我打算做成家常菜,不一定是大鱼大肉、山珍海味,但可以天天吃,不可少啊。

十几年前我与这里结缘,也在古徽州这片土地上结婚生子,这是我的一个家乡,这里有太多可以说、值得说的人和事。

就像我在策划书里写的:

古中国,天下分九州。

九州之外还有一州,名曰:徽州。

……

我们所钟爱的这片土地,随着时间的流失,她的内涵,她的沉淀,她的光华正在一点一点被抽离,被遗忘,纪录片《大徽州》以她深情的眼神抚慰着她的母亲——徽州大地。

并时刻告诫我们,我们永远不会忘怀的,就是对这土地深沉的眷恋。

大众:纪录片《大徽州》要做多少集?打算用多少时间完成?

方言:暂定做十集,每集中30分钟,如果有支持,预计两到三年的时间完成,如果没有,我打算用五年的时间来完成。

因为内容覆盖广,将囊括整个古徽州地区,并包括了原徽文化发展地的绩溪、婺源。

大众:五年的时间不短,会不会中途放弃?

方言:所以说倔犟有倔犟的好处!

大众:好,谢谢“非著名导演”方言导演的“倔犟”给我们的视野里填加了一抹不一样的色彩。我们期待你不一样的作品。因为时间的关系,最后方导还有什么想说的?

方言:我平时不喜欢说话,也不接受采访,如果不是你们总编是我的朋友,找了好多次,我也不会说这些。

大众:是的,总编跟我说了。

方言:你问我有没有话说,其实能说、想说的有很多,一下也说不完,以后有机会再说吧。不过你这次来,倒是钩起了我的兴趣,你回去问一下你们总编,这个大众访谈录我能不能给你们策划策划?

大众:好!我一定汇报给总编。我们今天就聊到这儿。请方导用一句话结束今天的访谈。

方言:就像我小时候看电影一样,当别人都在前面看的时候,我在幕布背后欣赏着另一个世界!

大众:好,谢谢方导有哲理的结束语。我们下次再见。

广州西医治疗白癜风的专科医院哪家好

武汉耳鼻喉医院治疗技术怎么样

陕西西安治疗阳痿早泄专科医院哪家好